第22颗刺

杂食。

草莓千层


苏沐橙挽着叶修的手臂,一定要带他去看唐柔的梳妆台。
叶修非常的尴尬。他只是阻止了沐橙买她人生中的第二十一支口红。
苏沐橙看起来很兴奋,叶修反对她买口红的小气恼明显敌不上即将去参观唐柔的梳妆台开心,天知道她有多想向唐柔的梳妆台下手!
叶修一进门就被闪了眼睛。二楼的套间作为起居室应该是足够大了,但是唐柔的梳妆台足有双人床的一半那么大,瓶瓶罐罐挨挨挤挤靠在一起,铺了一桌面。房间被填充得满满当当。
叶修叼着没点着的烟默默地站在一边,女孩子的领域,真神奇。
苏沐橙对着唐柔笑眯眯:“柔柔你快给叶修介绍下你的梳妆台,他下午刚刚阻止了我买××和迪斯尼合作的限定口红,我非常的难过。”
叶修面无表...

全职里最喜欢的几个名字按顺序排是:黄少天,吴雪峰,刘小别,肖时钦,方士谦。关于抽烟私设,黄少天肖时钦抽淡烟,中南海黄鹤楼芙蓉王玉溪和天下等等……肖时钦在戴妍琦面前不抽,同理天天在喻队小卢面前也不抽,在郑轩面前抽得少,轩哥会念“压力山大”,my天还是很在意郑轩的hhhhhhhh刘小别偷偷抽过方士谦寄给袁柏清的骆驼,在微草厕所差点呛死,咳嗽声引来了杰西卡然后就被抓包了。吴雪峰和方士谦老烟枪不讲究有啥抽啥。吴雪峰有收集不同烟盒的习惯,方士谦给他寄过烟盒,老吴只好回寄了自己囤的一罐牙粉。老方就是这样一个满世界寄快递寄件人名字两天一换的汉子。

手机端如果不想放图应该怎样发布内容……

[吴叶]旧友

不知道自己在写些啥(

很可能就这样了没有然后了(×

私设和OOC填充了我整个世界(××


“喂,喂能听见吗?嗯,好的。观众老爷们大伙儿好!欢迎收听荣耀联盟电台,我是叶修,今天呢,给大家拐来的嘉宾是我一个旧识,当年也是游戏大神,我们现在就请嘉宾做自我介绍吧。”叶修还是懒洋洋的语气。

另一个爽朗温和的声音应和着:“哎,大家好,我是吴雪峰。”直播电台弹幕先是静了一瞬,后来就看见有人问“谁啊?”紧接着就刷了整整一屏的感叹号,那个男人大概是看见弹幕了,笑了一声补充说:“嗯,吴雪峰是谁?吴雪峰你们都不认识,我嘉世老粉何在?!”弹幕里开始刷’冲哥冲哥...

【澳耀】求 (六)

六、

王濠镜生活习惯很好,早睡早起,还能帮着王耀煮早饭。

王耀不习惯直白地表达喜好,不喜欢的少沾就是了。王濠镜根本没问王耀口味,几餐饭食吃下来他别的什么都没干,汤也没喝出味儿来,光顾着余光观察王耀了。

王耀拿筷子的手很白很好看,王耀喜欢西红柿多过山药,王耀喜欢菜场第一家的豆干胜过第二家的,王耀早饭原本不爱吃,晚上爬起来抖抖索索吞了几次胃药之后老实了,就跑街上买包子豆浆的对付……

王濠镜挽着袖子,剁碎花菜和胡萝卜,切一点瘦肉,洗一碗粳米,熬了一锅粥。他还没掌握煮粥的火候,小心翼翼地在一旁盯着,关火的时候心里也没底,就怕稠了或是稀了,王耀不吃。

他感谢王耀当年信任,手把手栽培,就愿意压着...

[澳耀]求 (五)

五、

事情哪里有那么容易。

王濠镜早上来的,下午就出了岔子。凡是王耀交给王濠镜管的,不管要紧不要,全给人划花了。金额和数量黑成一团,碳素墨水吃进纸里,大约是趁没干透又摸了一把,墨迹糊了一整面。

王濠镜环视一周,轻轻抬一抬眼镜,看一眼文件名字,重新坐下赶文件怎么来得及?他给王耀拿了个纸条,写上金额和数量,按到桌边的戳针里。

王耀自然是怪罪他的,王濠镜到底年轻,混在堂口也确实没有打过势均力敌的仗,心眼还缺点儿。在外人跟前他不落他的面子,回家少不了一顿好训。直到王濠镜再三保证防人之心要死守,落井下石不能忘才算完。

王耀知道王濠镜的本事,死鬼骗不了上岸,活人推一把下水还不算事儿。这番也就放过...

[澳耀]求 (四)

四、

王濠镜像是细雨渗进春天的夜晚一样把他的势力迅速扎进王耀的身后,给王耀竖起屏障,金玉的光芒把渔村装点成天堂。进出的人多了,王濠镜立了个堂口,出面料理了几个不肯老实配合盘查的摊子,堂口也上了手,日子慢慢走,王濠镜包里的钞票满得要兜不住。

作为王家三爷,王濠镜天生聪颖而博学强记,那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账目,他看着就像手心掌纹那样清晰。每次查账惯例放点水,棍子甜枣两手抓,管事的对他从心里服帖。

王耀那边暂时用不着他,也没交代他什么。两个人分工明确,心照不宣。他也就乐得盘在堂口每天数钱,学人小混混说话,混得一身流氓气,一口京腔丢得七七八八。

两个人像是毫无关联地过了不长不短五六年,王耀风光尤...

[苏中]段子

ฅ( ̳• ·̫ • ̳ฅ)很久之前的脑洞,来混个更2333


王耀随手把伊万揪进一栋没有完工的废弃大楼。他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往脸上冲,水泥地板蒸腾的热气把他从下到上整个儿切成了两半。羞耻感让他浑身发抖:“伊万!!你能不能别再说莫名其妙的算计的话!真丢人啊、真是丢人!你…你总是这样,在你面前,没有什么事不可以说的了……我说了无数次,能有今天的我全是你的功劳, 我从什么都没有到今天,我…我是为什么叫你老大哥…啊!我丢人极了…就算现在把我扒光了吊在西伯利亚的干枯树叉上看,我浑身上下也都是你的东西。世界上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他们叫...

贵乱问卷十二人之二

重新认真地做了一遍测试,果然是靠谱多了(欣慰脸
本篇有少儿不宜,按我的程度随随便便R个17(哭着捶地。

1、叶修           2、喻文州          3、黄少天          4、王杰希
5、张新杰       6、魏琛  ...

[澳耀]求(三)

从脚底到膝盖,抑制不住的酸痛让王耀感觉整条腿都在发抖,走在前头的绅士们笑语晏晏,好像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

王耀拐进一家茶庄,坐下之后被汹涌袭来的酸胀惊了一瞬,手袋里只有零钱和钥匙,这条街是伊万的,没人认识他。王耀掏出包里全部的零钱拜托一个小孩给找一辆马车来,小孩领来一辆蓝色粗布的马车。

送到地界边缘,车夫无论如何都不肯再走了。王耀不愿与他为难,只好下了马车。

街市上人声鼎沸,没人不认识王耀。他不是矜傲的甩手掌柜,甚至于向炊妇讨教手艺的事儿也是做过的。如今他一袭衣装艳光四射,脚上还跌跌撞撞踩着恨天高。

一条街的人只顾看他,手上生意都顾不上。长大衣是随便进一家店抢的,长到小腿。刚下马车的那...

【中苏】我的脑洞一般般大

OOC预警已开启么么哒

有王妹妹我家乡赣哥儿出没谢谢


豫章是个很可爱的姑娘。

她家里宅子不小,留了一个大偏厅来放她哥哥和旧情人的往日。偏厅匾额上“瑞金”两个大字还是她哥哥亲手题的。

当年还是不懂事的小姑娘,哥哥和外乡人在她家,日夜呆在屋子里,她也不知道避讳,逮着空就往大哥身边黏糊,压根儿没注意到外乡人的尴尬。后来她在一个晚上偷偷地往他们住的偏厅蹭,蹭到屋檐下边透过窗栏镂空的雕花一瞧,得嘞,衣服都抛到书箱顶了。

姑娘想着,脸颊上憋不住冒出了两个小窝。

虽然他们常做的事情就是吵架,开始还看她哥哥有点要迁就着的样子,哄着陪着笑脸眼看着要把人养成金丝雀,过得...

1 / 2

© 第22颗刺 | Powered by LOFTER